当前位置: 2019送彩金的娱乐平台新闻网首页>焦点新闻>社会焦点>

连人带车掉进蓄满积水的基坑 女司机没能救回来

连人带车掉进蓄满积水的基坑 女司机没能救回来

分享
人工智能朗读:

暮色下,一辆白色的别克三厢车开进了路边恒升花苑东面的工地里,之后人和车就再也没有出来。

暮色下,一辆白色的别克三厢车开进了路边恒升花苑东面的工地里,之后人和车就再也没有出来。

晚上9点20分左右,公安、消防都接到报警——一辆车掉进了蓄满积水的基坑里,女司机被困其中。地点就是恒升花苑东面的这个工地。

这是一块荒废了十多年的地。那么,这辆车为什么会开进这个工地?车又是怎么掉进基坑的呢?

汽车沉入积满水的基坑

女司机经抢救无效去世

消防车的鸣笛划破夜空。

当晚9点20分,杭州市消防支队接到报警:杭州市西湖区西溪街道恒升花苑门口工地内有车辆掉入水坑。几乎在同一时间,辖区西溪派出所也接到报警。

很快,西湖中队2辆车13人赶赴现场救援。

参与救援的消防员说,掉进基坑的是一辆浙A牌照的别克三厢轿车,基本沉入基坑内,水漫过车顶。

基坑内水深约2米多,救援人员立即在基坑内架设拉梯下水。

“我们打开天窗时,在驾驶室位置并未发现被困人员,后来通过对侧挡风玻璃和车后挡风玻璃进行破拆搜索,最终在后排座位处摸到一名被困人员。”救援人员推测,女司机可能为了逃生,从驾驶座爬到了后排。

经过救援人员全力营救,22时17分,车内人员被救出后交给等候在此的120,后送往就近的新华医院进行抢救。

深夜零点,现场来了一辆大型吊车,把掉入基坑的小轿车吊了上来。

很可惜,女司机经抢救无效,医院宣布死亡。

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,报警人是女司机的表弟。当晚,表弟一直在等表姐,可一直联系不上,于是到表姐的公司去找,结果也没找到。

有知情人提到,表弟后来查看了工地附近的监控,觉得蹊跷,然后就报了警。

只是没想到,表姐在这个废旧的工地上,生命画上了句号。

目前,警方已经基本排除他杀可能,并在做进一步调查了解。

这块闹市区荒废十多年的工地

成了收费停车场

4月3日,钱报记者再次来到事发地。

工地大门紧闭,民警在外巡逻,而一墙之隔的恒升花苑门口,保安看上去也很警惕。小区外的外卖小哥、环卫工以及小区内不少居民,都在讨论前一晚的事故。

“以前听说要造地下车库的,后来又不了了之了。车子掉进基坑的位置,刚好是一段还未成型的入库斜坡。”一位居民告诉记者。

“我是从业主群里知道这件事的。”杨女士在小区里遛狗。她说,虽然小区里停车比较困难,但是业主的车基本上都能保证的。而这个工地,她2年前住进来就在了,一直荒废着。

“白天有车子停在里面的,基本上是外面的车临时停停的。”她说,“听说是要规划的,只不过等了一年,完全没有动静。”

郝先生住了十多年,说起这块地直摇头。“这块地本来是要建房的,但是后来打官司,其中牵扯到了很多,就一直搁置了,本来应该2003年就建好的,荒废到现在。”

“别看荒废了,其实现在就是停车场。”工地东边有一家小小的眼镜店。薛店长说,自己有一次去停车,可能是外地牌照的关系,保安要求收费,20元。“里面都停着车,也不知道是不是都收费的。”

因为和工地挨得近,眼镜店受了不少苦。“前两年还有搭得很高的脚架,围墙也破破烂烂的。后来脚架拆了,围墙重新做了。可是里面应该还是很脏。前面下雨天,我每天早上来开门,门口爬满了小虫子。”薛店长说。

20块钱就能停一天

小区保安收费

“哎,今天停不了车了。”有两个年轻小伙在工地门口徘徊。

他们是在文三路对面的颐高数码城里开店的。其中一位姓王,他不知道这块地是干什么的。

但是,对于很多在数码城和文锦大厦工作的有车一族来说,这是一个“性价比很高”的停车场。

王老板在这里停车至少4年了。“地面上有一层,白天都停满了车,下面还有个地下室,我是没开进去过。”但是,王老板曾经把车停在下坡道上,“那里也是一辆一辆停得好好的。”

数码城里最早停车的一个知情人说,地下室一直空置着,也很乱,坡道差不多是个断头路了。蓄满积水的基坑,一直都在。“那个人肯定是没看清就开进去了。”他们猜测。

“停一天车20块钱,我是早上来,下午五点半下班。如果停在数码城里,停车费起码翻倍。车子也可以放在里面过夜的,第二天再交钱嘛。所以数码城里很多人都停在那里。”王老板说,前几年10块钱就能停一天,现在涨价了。

关于收费,王老板透露,是恒升花苑的物业保安在收。恒升花苑门口的保安亭,上面装了两个摄像头,一个对着小区大门,另一个则对着工地大门。“我每天把钱给保安,顺便把车钥匙也放在那里,有时候需要挪车的。”他说,这钱也不是进了保安的口袋,保安是要交给物业公司的。

一直相安无事,没想到这次出事了。“好像女司机就在文锦大厦上班的。”

随后,钱报记者在小区的一个套间里,找到了杭州宜民物业有限公司。大门开着,却没有工作人员。

一个50多岁的保安,自称上白班,并不知情。“我们就管好小区的事情,隔壁什么情况,我们都不知道。”

[责任编辑:何畅]